作者归档 admin666

头像 通过admin666

泡芙短视频下载地址2020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温家的后院中,此时黑月正隐藏在温家后院的一棵大树上,刚才她可是亲眼看到一个全身都罩在斗篷中的人进去。

温家后院一个院子内,门窗紧锁,周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。

此时黑月小心翼翼的从树上下来,悄无声息的来到窗外。

温国锋看着眼前全身裹着黑衣的男子,面带恭敬的道:“不知主子可有什么吩咐下来?我自会亲自去办。”

那黑衣人冷哼出声,话中夹杂着几分不屑,道:“居然还有脸说?之前主子吩咐,这个月一定要送去三十万两,可却只拿出了十万两,那剩下的二十万两银子是怎么回事?”

窗外的黑月神色一冷,心中暗想,三十万两,这可是一笔大数目,这人居然要求温家拿出这么多银子,显然是有大用途。

看来夫人说的对,他们这次可算抓到了一条大鱼。

听见房门的声音再次响起,黑月仔细凝神静听,道:“回来使,您不知道,这次温家因为犬子的事,将盛京中不少的大臣的家眷给得罪了,所以为了赔偿他们的损失,我只能拿出那二十万两银子来填补这次的事,现在温家真的拿不出这么多银子来了。”

温国锋说着一脸的哀泣,他真的没想到居然会天降横祸,突然发生这样的事。

之前这三十万两已经是他们温家的极限,现在别说十万两,就是一万两银子,都拿不出来。

温国锋想着心中一阵酸楚,他们温家表面上看起来异常的有钱。

指尖上的夏天

在盛京扎根这么多年,不说日进斗金,每月也有上万两银子进账,可谁又知道那么多银子不过只是从他手中过而已。

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只是在为别人做嫁衣,手中从来没超过五万两银子。

不管铺子里的生意好坏,每隔几个月都要准时的给他们五万两银子,这件事除了他自己,温家的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。

所以这次温良才因为过敏症的事,才会让温国锋如此恼怒,不惜将他赶出家门。

“这件事我不管,主子已经等不及了,自己想办法,不然这个月的解药,别想拿到,到时候那蚀骨的感觉,想必我不说自己也会知道,哼。”听着黑衣人的话,温国锋高大的身躯跟着来回晃动了几下,眼中闪着慌乱。

他怎么可能不懂?

那种痛,简直比拿刀凌迟他还要来的痛苦。

看着温国锋变了脸色,黑衣人嘴角勾起一丝嘲弄,这个人果然贪生怕死,用这个来制衡他是最有效的,相信他过不久,就会老老实实将银子交给他的。

果然,没等黑衣人脸上的表情收起来,就听见温国锋颤抖着说道:“请主子放心,我,我定然会尽快筹集十万两银子,只求来使跟主子解释一下,这个月的解药……”

“哼!”黑衣人猛然站起身来,对着温国锋道:“只要老老实实为主子办事,解药每个月自然会送上,不过如果让主子发现有半点的不臣之心,那就怨不得我了。”

“……不敢,不敢……”

看着温国锋露出唯唯诺诺的表情,黑衣人一脸不屑。

“来使,您看如果这玉颜坊以后都被邀月池给压着,这以后的生意就真的要一落千丈了,到时候,就算我对主子忠心耿耿,也没有那么多银子拿来孝敬主子了,您看……”黑月听着温国锋的话,脸色跟着冷下来。

没想到这温国锋居然想着在这里算计夫人,难怪他一直都没有出手,不过是在这里等着他们。

居然想借着他这背后之人的手来对付夫人,不过他这背后之人――

黑月正想着,突然听见背后有人走进来。

“什么人?”

黑月还没来得及转身,就听见身后一声爆喝,一个箭步,直接准备离开。

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准备从后墙跳进家中的温良才。

之前温良才被他爹赶出家门,这么多天过去了,他身上带的银子已经用的所剩无几。

他知道这个院子一直荒废着,平日里也没有人进来,正准备跳进家来向他母亲要点银子用。

没想到人才刚跳到墙上,就看到一身黑衣的黑月正靠在窗口向里面张望。

只是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感觉一阵头重脚轻,直接从墙上栽下来。

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大叫,眼前接连突然闪过几个黑色的身影,没等他看清楚,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阵打斗声。

温国锋听到声音大惊,慌忙从房内走出来,道:“怎么会在这里?个畜牲,谁准许回来的?还不快滚回自己的院子里去?这里可不是该来的地方,今天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,听清楚没有?”

温国锋暴怒,却不敢生张故意压低了嗓音,生怕被房间里的人听见,此时温国锋身上都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今天的事,如果让来使告诉主子,不知道他这个儿子还能不能保的住。

“爹,为什么不能生张?刚刚那个人可是来咱们后院偷听的,还有,之前跟着出去的那些黑衣人,都是些什么人啊?我怎么从来没见过?他们的身手……”

温良才还没说完,脸上就被温国锋重重打了一巴掌。

温良才显然没想到居然会被打,脸上闪着难以置信。

“畜牲,如果不想要这双昭子了,就尽管说,我,我就当从来没生过这个儿子。”温国锋离的额头上都在不停的冒着冷汗,脸色苍白,心急如焚。

偏他这个傻儿子,还打破沙锅问到底,现在哪里是他可以问的时候。

温良才心中打了一个突兀,看着自己父亲,更是怒不可遏。

原来自己的父亲真的不想要他了,果然有了温瑾瑜之后,自己这个不成器的儿子,就再入不了他的眼,现在巴不得没有他的存在。

温良才第一次看着温国锋的眼神带上了恨,这个父亲,他做出那等伤风败俗之事,而且还有了那温瑾瑜那个孽种,他自己不反思己过,居然还想赶自己出温家,这怎么可能?

温家是他的,一直都只属于他一个人,温瑾瑜那个该死的野种,想都别想。

“爹,我可是嫡亲的儿子,我今天出现在这里还不都是因为逼的?我连进自己的家门,都像贼一样的,从墙上跳进来,您今天应该感谢我才对,如果不是我,您又怎么会知道有人在这里偷听?”温良才说道最后脸上还多了几分得意,等着温国锋夸赞的样子。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对了父亲,这个院子都已经空置这么久了,们怎么会来这里的?还有那些黑衣人,这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还是说……”温良才还想再说下去,立刻被温国锋厉声给打断。

“闭嘴,还不快滚?”温良才第一次从自己父亲脸上看到这种复杂的表情,有惊恐,诧异,愤怒还有担心,所有的一切都交织在一起。

可落在温良才眼中,却是温国锋不喜他,讨厌他,甚至厌恶看到他回来。

等温良才一个趔趄从地上爬起来,出了院子,这才感觉到自己背后像是被一双锋利的双眸给紧紧盯着。

迈出院子的脚,蓦然转身,顿时看到从门缝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,那眼中的犀利跟冰冷,像是能透过房门直接盯在他身上,让人毛骨悚然。

等温良才离开,就看到温国锋重新回到房内,此时全身包裹着黑衣的人,嘴里发出几声玩味。

“看来温大少爷已经有所起疑,还有今天这人,到底是什么人?居然敢来这后院偷听?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破坏了主子的事,那这罪名……”温国锋感受到黑衣人眼中的杀意,立刻跪地求饶。

“求来使饶命,饶命啊!这件事我定会追查清楚,绝不会让那贼人轻易逃走,还有良才,他,他也绝不会说出去,求来使再给我儿一个机会,他绝不会将今天发生的事说出去,我敢对天发誓。”温国锋跪在地上,后背上都湿成一片。

虽然因为过敏症的事,他心里恨不得将这大儿子给赶出家门,可他也不过是一时气愤。

再怎么说,他都是自己疼了十几年的儿子,而且是他名义上唯一的儿子。

虽然瑾瑜也是他的儿子,可毕竟只能放在心里,那个儿子自小就不在自己身边长大,跟良才自然不能相比。

良才将来可是要继承他温家产业的儿子,这么多年他一直细心的栽培,小心的疼爱,万不可让他受到半点伤害。

“可我怎么觉得,那个儿子可是比有胆识的多呢?”听着黑衣人阴侧侧的笑声,温国锋心肝都跟着颤抖,吓的脸色一白。

“求,求来使放过我儿子吧,他还小不懂事,我怕,我怕他会惹得主子不高兴,求您大发慈悲,就放过小儿,求您了……”一听黑衣人的话,温国锋头磕的更猛了,没几下额头上就磕出一块红肿来。

一双凹陷的双眸中,充满氤氲,眼中闪着警惕,生怕温良才会被重新带回院子来。

“温大老爷这般担心干什么?我还能吃了贵公子不成?”黑衣人眼中充满冷冽,说出的话,却让温国锋有苦难言。

头像 通过admin666

幸福宝app污官方网站

此时凉秋之际,落鹿谷远山一片殷橙之色,地上草原干枯蜡黄,四周常青树林也略带疲态。但来到谷前挑目一望,依然是一片好风景,若是有大文豪来了此地,定又要为世上增添几首叹悲秋的佳作。

可惜这次来这边观赏上美景的,大多是一些江湖中只懂打打杀杀的大老粗,没办法用笔墨留下落鹿谷的秋景。

顶多只能像狻猊一样,看着广阔的山谷感叹一句:“我的妈,这里挺漂亮的啊!”

看,没文化了吧。有些雅儒的江湖侠士还能吟句“相望始登高,心随雁飞灭。愁因薄暮起,兴是清秋发。妙哉,美哉……”呢,相比之下顿时好像有状元之才那般傲然。

组织者广发邀请帖,定的时间是上午,没说明准确时间。

一般这种英雄大会,是没有准确时间的,人家写的上午,你是皮皮虾你爱晚上来都成。只不过人家开不开到那么晚就不知道了。

而且,通常接到帖子的人,要不就给这面子不来;若是要来,定然不愿迟到,拂了人家的面子。午时之前,尽量早些到达。何况,早到了可以和中原各处的武林人士叙叙旧,聊聊天,扩展一下人脉,掌握一下最近武林的情报,何乐而不为。

所以上午清晨,眉千笑他们来到落鹿谷已经看到山谷中的平地、四周的树林人头汹涌,随便数一下都有数百人,估计人都来了七八成了。姜譲这种守时之余还有早到爱好的人带队下,他们都还算来的稍晚。

这组织者果然有些来头,竟然来了那么多人。

近千人的武林大会,如果不是有什么紧急大事的武林大会,这要算很多人参与了。

眉千笑大约看过拱卫司记录在案的资料,中原之内,有名有姓大大小小的门派至少有九百多个。当然,其中有不少低调的门派可能低调到人员凋零泯灭了大家都不知道,实际数目应该少一些。各门各派给面子的都来一两个人,加上散游侠士,凑个上千人还是很简单。问题是,大家要不要给你这个面子。

一看这里的人口数量,明显大家都很给面子啊!

00后清纯甜美少女午后与猫的生活照

看到这样的盛况,眉千笑觉得自己原先有些敷衍的想法要修正一下了,若是被发现自己来到这里连组织者这种大人物都不识得,真是丢了拱卫司的大脸。

于是硬着头皮,杀入修罗场中将自己置身于可怕的暗潮汹涌之中,朝姜譲问个明白。当然,柳悄悄和申安翔这种傻蛋肯定是不知道的,也被他带了过来。

“敖元嘉敖世子是谁你不知道?”姜譲对眉千笑露出十分惊讶的面孔,好似眉千笑是个连常识都没有的隔壁村村长家的傻儿子一般,让眉千笑感受到深深的智商受辱之后,才一脸认真解释道,“先从敖元嘉目前中原的身份说起吧。咱们皇上现在有五个公主你知道吧?”

“知道,据说都是绝色佳人,嘿嘿嘿……”

“你别嘿了,轮不到你去窃想千金之躯。”姜譲喝醒眉千笑的白日梦,“较小的四位公主还未成亲,而大公主长宁公主的驸马,便是这位敖元嘉世子。”

难怪,原来是大公主的驸马啊!就这层关系,拱卫司就绝对要给面子啊!难怪李梦瑶让新晋八十二煞之首姜譲带队过来捧场,东厂更是在没有新人的情况下毫不犹豫地让邵家祥这个督主亲临。影都府则派不派代表过来无所谓,反正在这一大堆人中肯定有他们的人,敖元嘉作为驸马,应该明白影都府的背景和职责。

“等等,世子?我们朝廷有这种称谓吗?”眉千笑忽然惊悟道。

叫着是挺顺口的,不过那不是我朝的一种职称吧?

“没有。敖驸马是蒙古人。”

“我朝有与蒙古联姻吗?我怎么没听说过?如果有联姻,双方此时不该处于势不两立的对立状态,除非这敖元嘉是蒙古大汗抛弃的棋子。”眉千笑自知这些话不好光明正大讨论,连忙压低了声音。

“不,他不是蒙古大汗儿子,或者说,和蒙古大汗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。”刘云露在旁听两人半天都没说完敖元嘉的事情,有些不耐烦,毕竟在她心中眉千笑也是情敌一枚,于是插话帮忙补充说明,“他是蒙古里头其中一支部落的部落长的儿子,将来继承父位后在在蒙古国应该有些地位。不过这不重要。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,把他送去了蒙古一支强大的佛道密宗‘金刚宗’修行。”

眉千笑没听说过“金刚宗”,不过佛教的起源并不在中原,本就是一千多年前从天竺传过来,慢慢形成中原化的佛教。在中原内,佛教就已经有几个分支流派,比如苏州寒山寺、五台山佛光寺等等,大家的支派和宗旨有些微差别,但都同属佛教大道无边。

就中原都已经有几股分支了,去了别的国家当然有可能还有别的分支,眉千笑可以理解。

“‘金刚宗’在蒙古国内实力强大,很多人挤破头都想入宗。敖元嘉小小年纪就被一部落之首的父亲送去‘金刚宗’,可见蒙古国民对‘金刚宗’有多崇拜。可是日益扩张的‘金刚宗’半点没有顾忌一国之内,君主为上。当蒙古大汗发现‘金刚宗’的势力已足以动摇蒙古国的根基,甚至旗下许多铁骑兵都不骑马跑寺庙里头诵经,让蒙古大汗产生危机感,于是对‘金刚宗’冠以邪教之名,进行清剿。”

这边是当权者的独权统治,一旦有威胁到自己权利的势力出现,就必须扼杀在摇篮之中。每一个朝代都有经历过如此残忍的统治手段,所以,每一位当权者的双手,都沾满了血迹,这点是毋庸置疑的。

“圣上觉得这是分裂蒙古国实力的好机会,于是悄悄朝‘金刚宗’抛去了橄榄枝,承诺让其留在中原安定下来,并且给予一定的支持。‘金刚宗’也已经走投无路,便来了中原。圣上给他们划分在了陇西一带,出资资助他们重新建立寺庙,塑造佛身。当时敖元嘉觉得自己已经是‘金刚宗’的一份子,对‘金刚宗’的归属感超过了对蒙古国的归属感,便和‘金刚宗’一起过来中原安顿。”

原来陇西这一片是他们的地头,难怪敖元嘉组织的武林大会选在陇西地区。不过皇上也是鸡贼啊,陇西地区在中原算是非常荒凉的一块区域,留这种地方给金刚宗发展意义很明白。就是用小米碎哄来了一只受伤的秃鹰,然后藏着肥肉只喂草,让它在这里半死不活,也不怕它折腾出什么祸事来。总好过被蒙古大汗收编了去,便宜了那北疆之外的蒙古国。

而且陇西之地接近北域,到时蒙古发难,还能征这群金刚宗僧人上去抗战。美其名给机会他们报仇雪恨,实则驱狼拒虎,让他们狗咬狗。

一石三鸟,好算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