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瓜在线播放观看视频

头像 通过admin666

黄瓜在线播放观看视频

在客栈内,三天三夜的时间,王墨终于把体内的魔念,压缩成了一点,封印在了身体内。这魔念无法驱除,而且王墨也没打算驱除,魔念若是用好,可以便其威力增加不少。

白月三人,在一天前来到了客栈,居住在王墨房间的旁边,他三人之所以能找到这里,是因为王墨仙识的召唤。

经过数日的打坐,王墨在第四天,走出了客栈,止戈三人,紧跟其后。

走在战神城的街道上,王墨仿若隔世一般,这里的一切,都与仙都有着很多不同,无论是建筑物的样子还是四周的环境,均是如此。

“这勾亚无尽地界,自成一界,却是极为奇妙,就是不知,此地到底如何形成,莫非真的是传闻中所说,此乃独立的一处星球”

王墨看着眼前的世界,又抬头看了看天空,他内心忽然升起一股错觉,这里很奇怪也很危险

片刻之后王墨摇头苦笑,暗道自己实在是想多了,但内心,这个错觉却是始终存在,久久不散。

止戈三人,跟在王墨身后,白月神情冷漠,止戈神色谨慎,二人的目光总是在王墨四周徘徊,若是有可疑之人,二人将立刻出手。

至于申校,则是没有考虑太多,他的目光,总是在一处处楼阁与摊位上停留,眼中时而露出奇异之光,显然是看到了心喜之物。

对于这战神城的一切,王墨没有丝毫兴趣,他闲逛了两个时辰后,便看到了一家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酒楼。

自修仙以来,王墨对于凡人之中的食肴,已经渐渐失去了其欲,达到了辟谷的阶段,整日里,只需吐纳,便可满足身体所需。

若仅仅是食肴,无法勾起王墨的性质,但这酒楼外,却是有一个巨大的酒坛,这酒坛约有三丈大小,高约两丈,四周放着几个梯子,一些店家伙计,踩着梯子上前,以巨大的勺子,从里面尧出美酒。

编发簪花的清纯校园美女写真

看到这酒坛,王墨脚步一顿,他抬头看了一眼这酒楼的名字。

王墨大有兴趣的看了几眼,这时,站在门口的伙计,身高两米,跨着步子连忙上前几步,笑道:“客官,小店美酒,乃是这勾亚无尽地界出名的千世美酒,何不进来品味一二,今日新坛开启,主人有言,若是能喝下十小坛不醉,一切酒钱部免费,这等机会难得,我要是您啊,一定进来尝尝。”

这伙计眼力极佳,他虽说未看出王墨不凡,但却看到其身后止戈三人不简单,这三人的身份,显然是侍卫一流,由此可见其前方之人定然是大有身份之人。

勾亚无尽地界一十六族就好比一十六个国家,各国之间虽然战乱不断,但之间的贸易往来也是很多,像王墨这类的外族人却是不少见

王墨见这伙计说的有趣,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便尝尝这美酒,到底有何奇特之处!”说着,他走进酒楼。

止戈三人,立刻跟随入内。

酒楼内环境典雅,大小适中,此刻客人不少,各自言谈欢笑。

王墨四人进入时,伙计快走几步,高声喊道:“贵客四位!”

他这声音刚一落下,酒楼内便有小二上前,笑道:“客官里面请,这里有靠窗户的上位,请跟我来!”

说着,他当头带路,在一旁靠窗户的桌子旁,用肩膀的毛巾清扫一下。

王墨坐下,白月止戈三人犹豫了一下,看见王墨点头,于是坐在了对面。

“客官要吃点什么?”店小二自有眼力,向王墨问道。

“把你这里的美酒,上来四小坛!”王墨温和的说道。

“好嘞!”店小二把毛巾搭在肩膀上,转身离开。少顷之后,他便端来四个酒坛,另有一些酒杯放下。

白月连忙拿起酒坛,一拍之下便把坛泥震开,为王墨倒满酒杯,他自己却是不喝,申校吞下一口吐沫,他看到止戈二人不喝,自己也不便去饮,内心不由得嘀咕起来,但神色却是不露半点。王墨拿起酒杯,抿了一口,一股久违的滋味,不由自主的涌上心间,王墨自进入仙都,便只爱喝一种酒,那便是当年贺方健在时兄弟四人自酿的清酒!!!

在那数十年的岁月中,兄弟四人总是酿下大量的清酒储备在储物袋中,渐渐的,王墨对那酒,充满了怀念。

“我兄弟三人恐怖是酿不出大哥在时的味道”王墨拿着酒杯,眼中露出追忆。

自王墨进入这仙都算起也有一百多年的时间了,虽说时隔多年,但当初他所经历的一幕幕,却是在脑中从未消散过,想起贺方,王墨轻叹,手中之酒,一口喝下。

此酒醇酿,入口虽有微辣,但却回味无穷,与当初贺方酿的酒,颇有几分神似。

白月始终沉默不语,他看出了王墨好似有心事,他唯一能做的,便是在王墨手中之酒没有时,为其倒满,而止戈神色谨慎不停的扫视着周围的动向

申校忍了半天,吞下了大口的唾沫,最终还是没有忍住,他偷偷看了眼王墨,悄悄的拿起一个酒坛,捏碎坛泥,快速的倒了一杯,拿起一口喝下,顿时精神一振。

他正要再倒一杯,却立刻发现身边白月和止戈正冷冷的向他看来,申校一脸委屈,暗道老子喝点酒,老祖都没说什么,你两个为什么多管闲事。

心中虽说如此想,但脸上他却没有表露出来。

王墨手中的酒,一杯接着一杯,他眼中追忆之色更浓,从他第一天来到这仙都的一幕幕画面,不断的在脑中闪过。

忽然之间,他有一股极为强烈的冲动,想要离开这勾亚无尽地界,回到那个当年的乐城

这股冲动越来越浓郁,最终几乎占据了王墨整个心神,他手中的杯子,“啪”的一下碎裂,碎片刺入他手中,但此时的王墨,却是根本就置若罔闻,他眼中露出深深的追忆。

此刻若是有修仙之人看到王墨,定会为之一惊,要知道修仙之人,求的心神坚定,岂能出现眼下这般的冲动与长久的追忆!

止戈和白月立刻察觉不妙,二人猛地抬头,看向王墨,眼中均是露出一丝焦急。

申校此刻也是察觉不对,面色一变,他焦急的程度,丝毫不比白月二人弱上半点。

就在这时,一阵铠甲摩擦的声音,从酒楼外传来,随之一同传来的,还有阵阵喧哗的喝声,紧接着,七八个身穿黑色铠甲的魔兵,走进酒楼。

他们神态极为狂傲,那店小二刚一上前,便被其中一人一把推开,喝道:“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,最好的菜部端上来!”

那店小二被推倒在地,爬起之后脸上立刻赔笑,连忙点头,立刻匆匆退下。

酒楼之内,有不少客人立刻结账,不敢在这里逗留。

那七八个身穿铠甲之人,立刻把几张桌子并拢,彼此坐下,大声的喧哗起来。

这七八人中,有一人,坐在上首之人,他约三十许岁,一脸阴沉,一股无形之威,在他身上散出。

这七八人明显是蚩尤族人,那为首一人两角却只剩下一角,那一角自根部断裂,倘若不细看却是看不出来此处原先长角

待酒菜部端上后,那为首之人一把拿起酒坛,拍碎坛泥后也不用杯子,直接喝了起来,一口气便把整坛酒部喝干,右手一抛,也不知是不是有意,这酒坛直接落在了王墨四人所在的桌子旁,“啪”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

白月目光一凝,转身看去,深吸口气,这才慢慢回过头,没有言语。

申校也是眉头一皱,但他知晓此刻老祖有变,不是惹事之时,于是生生压下火气。

“统领大人,你放心就是,后天等那人一来,我们便联合起来,给此人一个下马威,让他知晓,到底谁才是真正的统领!”其中一个黑甲大汉,立刻拍着胸口,大声说道。

“查出那人的底细没有?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,把嘴角酒迹抹干,沉声道。

“是个外来者,蚩信大人亲自考验,据说是不符合要求,破例赐予统领一职!”又有一个黑甲之人,轻声道。

“哼!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再次拿起一个酒坛,狠狠的喝了一大口。

“统领大人,后天一早,我便出手挑战,看看此人到底有何实力,按照咱们军中的规矩,若是他实力逊色,即便是蚩信大人提名,也是无用!”

“就是,凭什么他一来,蚩信大人便把统领降至为副,令此人为正,这好没来由,放在谁的身上,都无法忍受这口恶气!”

“够了!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,再次喝下一大口酒,说道:“我倒要看看,此人到底有什么本事!外来者怎么了外来者,也有强有弱,死在本统领之下的外来者,不是没有!若是此人强横,那便施展我蚩尤一族的破杀阵伺候!”

他此言一出,身边所有黑甲魔兵,纷纷闭口不语。

“恩?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眉头一皱,缓缓说道:“你们怕了?”

此刻酒楼内,陆续有人结账离开,时间不长,整个酒楼,便只剩下两桌人,除了那魔兵一桌之外,还有王墨四人。

王墨手中的杯子,已经捏碎,但他眼中的追忆,却是更为浓郁,在他的身体上,仙力渐渐扩散而出,那被他压制在了体内的魔念,慢慢的壮大,慢慢的延伸。

“老祖!”白月轻声呼唤。

一旁魔兵之桌上,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冷哼,说道:“怕的话,给我滚出此地!”

他身边的魔兵,立刻有人说道:“统领大人,破杀阵,若是对内使用,怕是蚩信大人知晓后,会有责罚”

“到时候那人已死,我恢复原职,即便是责罚,也有我来抗下,没你们的事情!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,把手中酒坛的酒,部喝下,随后又是一抛。

这一次,这酒坛直接扔向王墨那一桌,其速极快,转眼间便落下,白月目光一寒,一手抓住酒坛,与此同时他面色一变,身子不由自主的向一旁退开,其坐下椅子,当场便崩溃碎裂。

白月的身子,腾腾腾退后数步,硬是把口中之血吞下,站稳了身子。

“滚开!老子今天心情不好,这大厅之人就你们四个不开眼!”那一脸阴沉的独角之人,立刻喝道。

申校和止戈眼露寒芒,盯向那一桌魔兵之人,在这些人身上,止戈能感受到一股股不弱的魔气纵横,他自忖若是对付其中一个,自己应该可以稳胜,对付两个却是有些勉强,尤其是那扔酒坛之人,此人一身魔气已经达到了内敛的程度,止戈的目光与之一接触,便立刻感觉心神刺痛,连忙收回目光。

白月深吸口气,放下酒坛,来到王墨身边,轻声道:“老祖!!!”

王墨置若罔闻,坐在那里,却是一动不动

关于作者

头像

admin666 administrator